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  作者:   浏览: [ 393 ] 次

愚人节前夕,传来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:建筑界女魔头扎哈.哈迪德因病去世,享年65岁。上帝似乎把这个玩笑开大了。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扎哈.哈迪德,这是建筑界的一个传奇,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,被人称为「女巫」、「女魔头」。有人夸她特立独行,也有人说她是疯子,但不能否认她仍然是当代世界上最优秀的建筑师之一。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哈迪德的作品充满了生命力

她的作品很霸气,伫立在城市中央,像有一股旺盛的生命力喷薄而出。建筑大师卡洛斯·吉门内兹曾经这样评价她:「她让建筑成为都市精力的虹吸管,让我们看到了城市生命力的喷薄和流动。」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这个拿下「建筑界奥斯卡」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设计师,设计了很多优秀的作品,就在我们周围。

北京望京SOHO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比如北京的望京SOHO,在2014年建成后,从首都机场进入市区的途中一眼就可以看到它,很夺目,一度成为「首都第一印象建筑」。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广州歌剧院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广州歌剧院在建成前曾经遭遇了哈迪德和她导师库哈斯的竞争,彼时哈迪德在建筑界小露头角,而库哈斯已经是业界大神,央视「大裤衩」就是他的作品。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然而最终经过评审,这一次的竞争被哈迪德拿下。建成之后的广州歌剧院果然成为了广州城市新地标,在2014年4月被美国发行量最大的日报《今日美国》评为2013年度「世界十佳歌剧院」,这是亚洲国家的剧院首次入选这个名单。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这更像是一个表现力超前的艺术,巨大的白色建筑体盘桓在湖边,以流畅的线条和夸张的造型取胜。又是一个带有哈迪德鲜明符号的建筑体。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香港香奈尔流动艺术展览厅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香奈尔白色展览馆,是一个呈几何形状的环形曲面,极富艺术气息,而展馆的外形正是从香奈儿的菱格纹手袋中获取的灵感。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BMW中央大厦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德国莱比锡,宝马汽车公司的中央大楼,这是被认为哈迪德最具颠覆性的建筑工程之一,直接将办公中心和生产大楼连接了起来。置身其中办公,彷彿身处电影中的未来空间。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首尔东大门设计广场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西班牙萨拉戈萨桥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「我没有一天放过自己」

哈迪德的代表作太多,这是一个高产的建筑师,而「哈迪德」三个字显然已经成为当今建筑界的畅销标誌。她在事业上看起来像是上帝的宠儿,顺风顺水,以至于有一回在採访中被记者问:「你是一个幸运儿,对吗?」哈迪德在面对这个问题时,很严肃地回答说:「不!我坚韧不拔地去努力!我花了数倍于他人的力气!我没有一天放过自己!」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是的,她没有一天不在努力:创造作品、与争议抗衡,因为那些风格鲜明的建筑作品为哈迪德带来了不少争议。比如就在2015年年中,她通过国际竞标胜出的日本东京奥运会场馆设计方案,因为日本国内掀起的反对声潮,最终被日本政府「枪毙」。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类似的事情还有1994年,哈迪德拿下英国威尔士卡的夫湾歌剧院竞图方案一等奖,结果却遭到了反对。因为他们不愿意让一个口音浓重、深色皮肤的女移民来主持重要文化建筑的建设。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实际上,哈迪德的很多奇思妙想都只能安静地躺在图纸上,甚至她曾经一度被称为「纸上谈兵」的建筑设计师。主流建筑师罗伯特·亚当也曾经公开批评她的作品不合适,说「只是满足她孩子一样的玩兴」。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她把自己嫁给了建筑

对于哈迪德来说,争议和掌声也许是并存的,在饱受争议的同时,也不乏赏识哈迪德的伯乐。比如1982年,在香港举行的国际建筑竞赛上,哈迪德获得了一等奖,这个赛事让她在建筑界初露锋芒。但有趣的是在这次比赛中,初审时她的作品就被淘汰了,后来是日本建筑家矶崎新无意中从一堆废纸堆里发现了她的设计。矶崎新说:「我被她独特的表现和透彻的哲理性所吸引。」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(△阿利耶夫文化中心 哈迪德作品)

之后,哈迪德在各大赛事中屡屡获奖,在世界各地的各大城市中建起了一座又一座张扬的、鲜明的哈迪德风格建筑物,这些都成了这个建筑界的女魔头设计师留给人间的珍贵礼物。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(△义大利南蒂罗尔梅斯纳尔山Corones博物馆 哈迪德作品)

只是现在,这个大胆又特立独行的设计师去了,她的生命永远停留在了65岁,没有恋爱、没有结婚、没有孩子,一心扑在建筑上。在男性掌握话语权的建筑界摸爬打滚:与性别抗衡、与争议抗衡、与传统意识抗衡、以不屈的勇气和鲜明的作品做出了漂亮的回应,最后终于成为了建筑界的一个传奇。

她是「建筑界女魔头」,用建筑温柔着世界,却「没有一天放过自己

只是现在,也许是上帝也想有一栋引人注目的建筑大楼了吧……

最后一句:

致敬大师,一路走好。

via